立即注冊找回密碼

推哪兒

  •     市場合作熱線: 4006-880-076   
  •     商務合作QQ : 2403375985       
  •     網絡營銷QQ交流群: 305521074 | 89030883
推哪兒 首頁 行業人物 查看內容

陌陌IPO-唐巖的理想

2014-12-8 01:19| 發布者: admin| 查看: 1627| 評論: 0|原作者: coldsummer17

摘要:   2014年2月,陌陌邁入億級用戶俱樂部。11月初,陌陌有了一個更為帥氣的姿態——向美國SEC提交上市招股書——其注冊用戶已有1.8億。  兇猛的陌陌,在一片非議或是調侃中,用近三年的時間拿下近兩億注冊用戶,沖 ...

  

    2014年2月,陌陌邁入億級用戶俱樂部。11月初,陌陌有了一個更為帥氣的姿態——向美國SEC提交上市招股書——其注冊用戶已有1.8億。

  兇猛的陌陌,在一片非議或是調侃中,用近三年的時間拿下近兩億注冊用戶,沖到赴美IPO的關口。這自然與創始人和CEO唐巖分不開。此時不妨一起回到半年前,看看唐巖怎樣對36氪描述他的理想國,重新審視唐巖和驅動陌陌前進的各種理念。

   北京萬通中心 D 座 8 層,陌陌科技總部。陌陌(MOMO)的藍色 Logo 與白墻搭配得簡約,門廳前臺擺著一臺白色液晶顯示器,神似高大上的 iMac,不過沒有那個被咬掉了一口的蘋果。屏幕上實時顯示著陌陌的注冊用戶數,三周前,這個數字剛跳過了 100,000,000,陌陌正式步入了億級用戶俱樂部。

  1 億,這個數字對深諳社交之道、財大氣粗的騰訊來說或許不算什么,但對于一家創業公司來說卻很不容易。微信當時用了一年零四個月的時間用戶數破億,陌陌邁過這個數字門檻,走了兩年半。

  陌陌是在微信的光環下成長起來的,卻一點點有了自己的死忠粉。2011 年 8 月上線后,作為一款基于地理位置的移動社交工具,陌陌聚焦于陌生人社交領域,用戶可以發現身邊任意距離范圍內的陌生人或朋友,與之互發文字、圖片、地圖位置。

  CEO 唐巖并非不知道外界對陌陌的詬病,他曾被“約炮神器”這個標簽深深困擾,還在知乎上義正言辭地辯駁:“有人總喜歡簡單粗暴地把陌陌用戶整體定義到約炮人群,這是很偷懶的一種智力判斷。”在唐巖看來,陌陌就是一個“社交大雜燴”,有找男女朋友的,有找**的,有營銷賣東西的,有通過群組找組織的,也有純刷屏看奇葩資料的,各式各樣,一應俱全。

  唐巖往嘴里丟了瓣橘子,一副看開了的模樣:“‘約炮神器’這個標簽也沒那么重要。新聞不就那么回事兒么,它總不能報誰和誰通過陌陌認識成為朋友了,只有誰誰誰通過陌陌見面被**了、被殺了,這才是個新聞。你哪怕只有 10% 是干這個事兒的,它都會被放大。”

  這個 24 歲從湖南婁底來到北京、在網易新聞中心一待便是 8 年、32 歲時舍了網易總編輯的職位出來創業的男人,在談到太過利益化的問題時,隱約有種“爾等都是俗人”的態度,他對身價沒什么概念,對公司估值沒那么 care,對 1 億用戶數也沒覺得有多值得去炫耀。但在談到產品時,這個理想主義者會突然變得專注,惺忪的睡眼里似有了光,順便還不忘條分縷析地跟你聊聊他的三觀,連橘子也不吃了。

  之前唐巖甚少出來見媒體,一直在閉關**陌陌成功秘笈,給外界呈現一種“風景獨好,吾獨自賞”的印象,他偶爾也藏不住文青的影子,會在微博上揶揄一下好為人師的公知們。在微信一手擎天的移動 IM 領域,也許我們都想要問:陌陌何以能夠異軍突起?作為陌陌背后的男人,唐巖又在想些什么?

  “我希望做心目中最 Nice 的社交平臺”

  當互聯網開始滲入日常生活,窩在湖南小城的唐巖已經開始覺得,自己跟網絡另一端的陌生人聊天更輕松,熟人之間反而多是客套的表述。大概在 2001 年的時候,唐巖玩過開放式的 QQ 語音聊天室,還混跡論壇,寫小說,他選擇從湖南北上,也是受了北京一網友的慫恿。這個網友叫黃章晉(注:現為“大象公會”新媒體的創始人兼總編輯,唐巖擔任網易新聞中心總監時,黃曾任職網易新聞中心副總監),當時讀了唐巖的小說后對其贊不絕口,邀他來北京從事一份“以文字為生的工作”。

  “我就覺得跟陌生人有話聊,要是哪天晚上我想跟誰聊半小時的天兒,我真的壓根不愿意跟熟人聊,不知道聊什么。我特別喜歡 05 年前的 QQ 聊天室,但 11 年的時候完全沒有類似的工具,所以我就覺得特別不爽。”

  于是,唐巖在 2011 年離開了工作 8 年的網易,拉來當時網易門戶產品組長雷小亮和網易高級技術李志威作合伙人,開始了他的第一次創業。唐巖說,那感覺跟第一次談戀愛是一樣的,整個創業流程都是首次接觸,“挺開心的,一步步懵懵懂懂地往下走”。

  在唐巖的人生哲學里,人得“胸懷理想,腳踏實地”,隔段時間需要看看自己跑沒跑偏,確認最初的那個理想還在不在。而唐巖所謂的理想,是一個在他心目中“最 Nice 的社交平臺”,這個社交平臺上應該要具備“溝通”、“發現”、“分享”三個基本要素,且能通過技術來實現最高效的溝通、最有效的發現和最舒適的分享。

  在這個社交平臺上,一個人可不可信、人品好不好、素質高不高,是能夠通過數據分析來判斷的;某個用戶處于“樂于社交”還是“懶得社交”的狀態,也是能夠被識別的。終極的狀態是:你可以通過這個最 Nice 的社交平臺重建你的社交關系,當你想找人聊天時,它能給到你這輩子最該認識的那個人;當你懶得說話時,也不會有騷擾信息來挑戰你忍耐力的上限。

  至于那會呈現出一個怎樣的產品形態,唐巖自己也不清楚。“這有點像 Mark 做 Facebook 之前的那種感覺。就好比你想獲得最美滿的一段愛情,但那個人倒底是什么樣子的你也不知道,是長發短發,性格儒雅一點還是陽光一點,你都沒概念。但那個就是我追求的。”

  “純興趣社交是個偽命題”

  在唐巖的眼里,現有的 IM 工具(包括陌陌在內),都不符合他理想中社交平臺的標準。“陌陌還不夠高效,”唐巖托著下巴思忖了片刻后說:“我們‘分享’做得不夠,‘發現’也還有很多要提升的地方。”

  在發現方面,陌陌早前綁定了微博、通訊錄,這并非像外界謠傳的那樣——“陌陌打算切入熟人社交”,唐巖的想法是希望借此增加陌生人的可信度,因為一個人的資料越完整,越能說明他在陌生人社交領域里是比較有誠意的,也能讓其他人在跟他打招呼之前有更多的判斷。

  在分享方面,陌陌已經上線了群組貼吧,在原來點對點溝通的基礎上開始搭建社區。據陌陌對36氪透露的最新數據,陌陌已有 200 萬個群組,陌陌吧日均貼數 100 萬條(含評論)。

  這些數字在唐巖眼里好似浮云,他一板一眼地說道:“我們的群組、貼吧現在的維度還是太單一,除了性別、年齡、職業、地理位置、興趣之外,我們還想加更**度。”換種方式理解一下,唐巖所說的“更**度”,或許還可以包括用戶的作息習慣(能被可穿戴式設備記錄)、搜索習慣(百度數據分析的強項)、購物習慣(阿里數據分析的強項)等等。

  “現在,群組覆蓋我們大概 30% ~ 40% 的活躍用戶,我覺得按理來說它應該能覆蓋到 60% 以上;貼吧距離我理想中的狀態還有一段距離,可以再細分一下,”唐巖來了段提綱挈領的總結。

  陌陌吧的架構主要是基于興趣這一維度,目前分為兩個層級。第一個層級里有包括游戲、人物、電影在內的 27 個話題分類;接下來,每個話題分類中又會有細分的貼吧,比如,在“人物”分類中你可以找到“周杰倫吧”。

  不同于陌陌吧,陌陌群組建立的最大維度則是地理位置,在位置之上,又加了一點點興趣愛好,而且有時候興趣愛好根本不重要。這樣設置的理由,是因為在唐巖看來,純興趣社交根本是個偽命題,興趣必須要同另一個維度(比如地理位置)掛鉤,才能成為社交的基礎。

  “絕大部分人的興趣都是很庸俗的,”唐巖拖長了腔調,似在教化受豆瓣小清新影響過深的我們:“讀書、電影、音樂……這些爛大街的興趣是不能直接拿來社交的。旅游,誰 TM 不愛旅游啊,是個人都愛旅游;攝影,只要是個女的,誰 TM 不愛攝影啊;我是吃貨,誰 TM 不是吃貨啊……這些全沒意義。”

  看到我們困惑的表情,唐巖如師長般開始解讀:“興趣社交,只有在把興趣細分到一個極致的、非常小眾的領域時,才可能出現。比如你和一個人都喜歡某個小眾明星,只有在這種情況下,你才能不管其他維度,也就是不管那個人的性別、年齡、地理位置,你都能跟他聊得很 High,但其實這種靈魂上的朋友是很少的。”

  唐巖說自己是陌陌的重度用戶,生活中好大一部分樂趣來源于此。他自己建了個群組,群里大概有 30 來人,二十四、五歲的為主,互相都不認識,有些人考試失敗或者失戀,很沮喪,大家會去安慰他 / 她,幫忙出主意;或者,大家無聊的時候也會在群里互相打趣、擠兌。“氛圍特別好,像在家一樣,有兄弟姐妹的感覺。我在里面是當群主的,”唐巖說起這話時,頗有幾分自己是丐幫幫主的自豪感。

  “創業像你昨晚打了一場麻將”

  如今,陌陌用戶數過億了,從去年 7 月開始跑的商業模式(“表情 + 會員 + 游戲”)現在來看效果也不錯。陌陌目前已進入盈利狀態,其最新一款游戲上線第一個月的月流水就有 1200 萬,100 萬會員每月流水也超過千萬。2012 年 11 月,陌陌完成了來自阿里、經緯創投、DST 的 2000 萬美元 B 輪融資,公司估值為 1 億美元。

  唐巖對此淡定得很,也并不想在這個階段對商業化做太多傾斜,他覺得重點還是應該放在提升陌陌的產品體驗上。盡管,受制于科技的局限性,他的一些超現實主義構想恐怕現在還無法實現。

  “你說用戶做到 9000 萬和做到 1 億有什么區別?其實沒什么差別,是個模糊概念。只是外界理解起來需要一個傳播點,所以這個數字就被當成了一個傳播的引爆點或者說里程碑。但對公司發展來說,其實沒有一個特別質變的東西,”唐巖點了支煙,輕描淡寫地說。

  兩年半前,唐巖創立陌陌時只有一個模糊的雛形想法。他不懂技術,既需要面對騰訊這個強大的對手,又沒在美國市場上找到可以借鑒的產品原型。換作別人,可能會打退堂鼓,但唐巖看問題的方式不一樣,他在基于地理位置的陌生人社交領域嗅到了創業機會。

  他發現,不懂技術在當時對創業來說并沒有太大影響。98、99 年的中關村創業者(像李彥宏、丁磊)大多是技術出身;但現在 IT 技術人才沒有當時那么稀缺,只要找合伙人就夠了。

  此外,騰訊也不是問題,正因為有了騰訊這塊兒才沒有殺成紅海。“你的競爭對手少了,就騰訊一個嘛,雖然是個龐然大物。”

  沒有在美國找到成功的產品原型,唐巖反倒認為是好事。“第一,我覺得如果美國已經有了成功的原型,早被新浪啊、360 啊這些巨頭抄去了,留給創業者的機會是比較小的。”

  “第二,我發現在社交領域,中美之間的映射關系從來不是一一對應的,比如,中國的 OICQ 火了,但美國 ICQ 早死了,MSN 也做不動;Facebook 比 Twitter 在美國要火太多,但在 2010 年的中國,人人網卻沒法跟新浪微博相提并論,這出現了‘倒掛’你發現沒,其中有很多原因可以去分析。在我看來,社交類產品不像一些工具型產品有普世的價值,在文化方面的差異會比較大,既然中美社交產品不成一一對映的映射關系,那美國那邊沒有成功的,不影響我們做陌陌。”

  唐巖的手突然一滑,剛剝好的橘子落進了他面前的垃圾桶里,他并不在乎,順勢說起成功的偶然性:“我一直跟別人說,創業特別像你昨晚打了一場麻將,你贏錢了,是你技術水平高還是運氣好?不知道,因為手氣好導致你成功的這個概率已經非常高了,高到你可以把其他因素忽略掉。你誰能說清楚馬云也好、馬化騰也好、李彥宏也好,倒底是運氣好還是牛逼。說不太清楚。這也是成功為什么不能被復制的根本原因,因為運氣在里面占的比重太大了,使得你很難總結規律。”

  回顧兩年半的創業歷程,唐巖覺得自己在人和錢方面相對來說走得比較順,現在困擾他最多的還是產品。他心中構想的那個烏托邦式的陌生人社交環境,或許是陌陌的底色,當陌陌在溝通、發現、分享上的效率不如預期時,他也會心生糾結。“這是困擾我的東西,但也讓我樂此不疲,不停地在科技、產品以及人性之間找它們的關聯,找這個平衡點,還挺好玩的。”

  現在,陌陌占據了唐巖 70% 的時間,不過他說自己仍保持大量閱讀的習慣,每天都會刷刷門戶網站和 5 家以內他看得上眼的科技媒體,小說、傳記、歷史之類的書,也會隨性而讀。這是當網易時政評論編輯的那 8 年在他生命里留下的痕跡。

  陌陌現在近 1000 平的辦公空間里已經有 200 多人了,唐巖說地方不夠,他們下一步打算搬到望京 SOHO。對于跟著他一起創業的這批人,唐巖很認真地說了一句:“我們三觀都挺正的。”

  對話

  看你還投了老羅的錘子科技,背后有怎樣的考量?

  唐巖:投資錘子科技,這筆錢有我個人的部分,也有公司的部分。個人的部分實際上是天使投資的概念。我對老羅還是抱有充分信心的,如果我覺得一個人的能力沒有問題、有一個非常不切實際的理想的話(看起來是不切實際的,但實際上我覺得就應該那么去做),我都是挺支持的。

  公司這部分是經過了一些商業分析,雖然風險比較大,但我覺得他有可能做出來可靠度足夠高的東西,對于我們的產品來說,因為硬件生產和手機軟件形成了一個上下游的產業鏈關系,是應該做這么一個布局,而剛好這件事又在陌陌資金能承擔得了的范疇。

  最近有部科幻愛情電影叫《她》,講在不遠的未來人與人工智能相戀的故事。你對類似的技術怎么看?

  唐巖:我自己的一個看法是,科技整體上是便利人類的。大部分所謂的公知群體(知識分子群體)對科技是持抵觸情緒的,認為科技會破壞既有的東西,比如說認為大家玩手機會影響親情啦、科技使戶外活動減少了啊、青山綠水容易不再了啊——這種想法其實也很正常。

  我的看法是相反的。舉個例子,一家人在吃飯,一個孩子在玩手機,你先不管這個行為好不好,它是不可逆的,因為社會的組織結構在發生變化。以前,可能家庭對人在社會中的發展是非常重要的,基本上血緣關系決定了你在社會上能獲得的幫助;但隨著現代社會的發展,你的同事、朋友在你生活中占的比重往往要超過家人。人最容易產生一種偷懶的思維方式就是:哎呀,人心不古,這個社會變了。但他真的沒有考慮推進這個變化的原因倒底是什么。

  將來我的孩子吃飯玩手機,我就覺得沒什么。那說明,在那個時刻,他覺得跟那個人交流,比跟我交流更重要。

  你幸福嗎?

  唐巖:我挺幸福的。幸福感主要還是來自于橫向比較,很難通過縱向比較得來。你如果要產生失落感的話,也是橫向比較得來的。你不會因為去年賺 1 萬塊錢,今年賺 2 萬塊錢,就幸福了,這很難幸福,因為別人如果賺到 10 萬,你就不幸福了。整體上,大部分的幸福感是通過橫向比較得來的,幸福感是很殘酷的一個東西。


鮮花

握手

雷人

路過

雞蛋

最新評論